数百亲朋在北京八宝山送别中国现代健美先驱裔程洪教授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编辑:admin浏览:

  2019年4月11日上午11时,中国现代健美运动的推动者和倡导者、北京体育大学教授裔程洪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举行,来自全国各地的一百余位健美界代表自发送别先生最后一程。

  前来吊唁的有中国健美协会常务副主席、秘书长古桥,中国健美协会副主席郭庆红、中国健美协会副主席杨斌胜、北京体育大学老教师代表万德光教授、中国健美协会教练委员会主任张惠明、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田振华、国家健美健身集训队教练王严、CBBA全国赛记录长牛爱军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宫美凤、王宁健身创始人王宁、健美冠军郭伟等。中国健美协会常务副主席、秘书长古桥在悼词中总结了恩师裔程洪先生激情而精彩的一生。

  中国现代健美运动的推动者和倡导者、北京体育大学教授裔程洪于4月9日上午10时50分,因心脏衰竭在北京积水潭医院回龙观分院去逝,享年82岁。很多亲友和裔老的学生一大早自发来到八宝山为先生送行。

  曾几何时,在北京体育大学的校园里,经常会出现一位老人的身影,他普通的像是一个匆匆而过的路人。有时他会在教室里为学生传道授业,有时他会在健身房指导学生刻苦训练,有时他会伏案写作直到黎明。这位老人就是中国现代健美健身运动的推广者之一——裔程洪老先生。

  裔程洪于1937年七七事变后出生在江苏盐城,妈妈怀着他的时候恰逢战乱之秋,他的童年是在和妈妈躲避日寇清乡、扫荡中度过的。他记得有次妈妈为了躲过日本小鬼子的凌辱,曾藏在齐腰深的河水中六个小时,靠抓住一颗歪脖子小树救了她的命。从小裔程洪就非常痛痕日本鬼子的侵略罪行。

  小时候家很穷,父母又长期分离,一家人仅靠爸爸当小学美术教员的微薄薪金惨淡渡日。全家人真是上无片瓦遮身、下无立锥之地。妈妈只能带着他们姐弟三人落脚在邵家祠堂内。为与父亲团聚,母亲带着他们姐弟三人先后辗转江苏泰州、南京、重庆等地。因为没钱,只好走走停停,小学教育也只能在半流浪的生活中勉强完成。

  1949年全家人才在偏远的四川西康雅安团聚,那是裔程洪十二年后才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大胡子爸爸。他的老父亲是一位穷画师,但他的画很出色,早在无锡美专上学时,就有梅、兰、菊、竹四条屏子于1926年在国际巴拿马赛会上获金奖。他和美术大师张大千交往甚密,1949年初在康定举行画展时,他们还互赠仕女、荷花和梅花,可惜文革时,大千先生赠送的仕女画被毁,泼墨荷花也低价卖给了四川历史博物馆才得以保存。

  从小裔程洪就和年长两岁的小哥程鼎盛喜爱上了体育。他们自制竹杆标枪在田野里投掷,自制石担举重。中学期间,他在西康排球队二传手叶楚才先生的指导下,身体素质得到全面发展,获得过雅安市铅球冠军、体操六项冠军。1955年终以出色的身体素质和较高的文化水平,考上了中央体育学院(现为北京体育大学)。从此,裔程洪的人生走入了一个崭新的天地。

  刚入校时,因未受过系统训练,裔程洪的体能综合素质很低,他的百米成绩仅为13秒。当他踏进体育学院的大门后,看到了同学们一个个雄健威武,顿觉自己身单力薄,惭愧不已。当时裔程洪身高仅有1.65米,体重仅为56.7公斤。他不服输的个性在压力之下被迅速点燃,他暗下决心,一定要超越身边的同学,成为身体素质超强、专业技术过硬的优秀学生。

  人的一生总会遭遇某些际遇,从而改写自己的人生。1955年冬天,裔程洪在学校冰场上滑冰时,看到了一位身手矫健、身材健美的体育老师,且这位老师非常和蔼,给他很深的印象。从其他同学口中得知,这位老师就是在北方特别有名的“二林”中的弟弟——林仲英,大林名叫林柏榕(原为清华大学体操与举重方面的教授)。早在解放前,“二林”就特别出名,大家都称他们为“杠王”。大林是单杠之王,二林是双杠之王。1953年中央体育学院建院时,林仲英先生是当时惟一一位讲师。林老师教授举重、健身、滑冰等课。

  开学之初,裔程洪选修的是摔跤课,巧合的是摔跤与举重同在一个教室上课。课上除了练习摔跤技术,还做力量训练。当裔程洪蹲起125公斤的杠铃时,林仲英老师终于注意到了这个又黑又瘦的“小大学生”。要知道,当时裔程洪的体重只有56公斤,属于举重运动员的最轻量级。林老师发现他具有超强的爆发力,以及难得的灵敏协调性,认为他在举重方面很有前途。于是,林老师私下里悄悄对裔程洪说:“你练举重吧,一定很有前途!”“我这么瘦,能行吗?”他说出了自己的疑虑。林老师用坚定的目光直视裔程洪:“你行!”于是,裔程洪放弃了摔跤,开始进行专业的举重训练,这个不经意的选择,开启了裔程洪与钢铁器械打交道的传奇一生。

  林仲英老师教过的学生都有远大的理想和目标。林老师有一句口头禅——“爱杠铃胜过爱美人”,他还经常强调:“要为祖国争光!”裔程洪立志用自己毕生的力量去改变世界对中国人“东亚病夫”的偏见。“美我祖国,壮我人民”成为裔程洪心中的奋斗目标,他们师徒二人,彼此成为良师益友,深厚的师生情谊一直延续至今。2013年初,在林老师九十大寿之际,裔程洪为恩师林仲英先生赋长诗庆贺——“颂歌献给林仲英,举重健身是双星,热爱祖国爱人民,九十华诞众人庆。”

  裔程洪执着拼搏的个性,在举重训练中再一次展露无遗。在三九天,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中,他还利用寒假时间坚持锻炼。在室外扫雪后,用铁杠铃训练,有时手掌和铁杠粘在一起,皮掉血出他也全不在意,依然坚持一个人苦练。就这样,寒来暑往,一年过去了。1956年,18岁的英俊少年身高长到了一米七,体重长了整整10公斤。在林老师的科学指导下,裔程洪的身体素质得到了全面的发展,推举、抓举、挺举成绩分别提高了30多公斤,打破多项北京市纪录,从三级运动员晋升为一级运动员。此外,体操、田径、球类等很多课程,他也都得了优秀,这使他体会到——力量是各项素质的基础。

  从这以后,裔程洪训练更加刻苦,在新中国第一个举重运动健将林仲英先生的细心调教下,裔程洪参加了第一届全运会,获得第四名,这使他成为新中国第33位举重健将,当时他年仅21岁。1961年,做好“加减乘除” 整治不担当不作为,裔程洪在举重之路上再上一个台阶,勇夺全国中量级举重冠军。

  1959年毕业后,裔程洪留校从事举重、健美教学。当时全国健美水平很低,极左思潮把健美说成是资产阶级的产物,不允许推广。而裔程洪的思想比较开放,当时在课中以教举重为掩护,兼练全身肌肉,使学生得到良好的健美健身教育。在力量素质的带动下,学生们的各项运动成绩飞速提高,在全院大面积等级通过考试中,竟有23项通过二级运动员,如标枪从38米到48米;100米成绩,从13秒提高到11秒4。

  在裔程洪的这批学生中,很多人成了健美事业的热心领路人。按照裔程洪的训练理论,举重和健美是不可分割的学科,密不可分。学生所取得的骄人成绩,是对他教学理论的最好证明。

  1974年6月国家体委发布支援西藏教育事业的动员令,体委系统动员大家报名。这一次赴藏支教,志愿报名的有108人,经过组织层层筛选,既要身体素质过硬,又要思想品德优秀。最终,被选上的有两个人,裔程洪就是其中之一。他想,西藏条件艰苦,但那里的孩子们才更需要体育知识,这正是用自身努力改变祖国面貌、改善人民体质的最好机会。带着勃勃雄心,裔程洪上路了。

  格尔木西藏中学位于昆仑山下,在海拔2100米的戈壁滩上。当地人说这里“风吹石头跑,地上不长草,蚊子赶着汽车跑”。上完一节体育课,脸上除了牙齿和眼睛以外,其余的地方都是灰白色。往往上课时,学生喊,“老师,黑云来了”,裔程洪就必须立即带领学生们转移到教室里。学生所说的“黑云”,实际是携裹着飞沙走石的旋风,石头打在脸上特别疼。

  在裔程洪到学校支教之前,这里已经多年没有举行过运动会。因为当地体育锻炼资源稀缺,学校隔壁汽修厂的知青经常会跑到校园里来踢球、打球,学校怕影响体育教学,总是把他们赶走。等到学校开运动会,知青们就会坐在跑道上捣乱,让运动会无法进行。

  裔程洪赴西藏,自带了一副115公斤的杠铃,用于锻炼身体。刚到学校,他就在礼堂汇报表演,把这副115公斤的杠铃连续举起了15次,这让汽修厂的小伙子们都很佩服。之后就有三个知青来向他挑战摔跤。第一个挑战者是个身高一米八的大个子,裔程洪说,“我给你一条腿让你抱着摔”,结果大个子摔了好长时间,满头大汗都没把裔程洪摔倒,最后只好认输。

  另外两个人还是不服气,裔程洪说:“我躺在地上,你们三个先压住我,如果我翻过身来,你们就算输。”三个人有的压住胳膊,有的骑在身上,刚喊“开始”,裔程洪就用自己强大的爆发力把三个人掀翻在地。由于地面坚硬粗糙,挑战之后,裔程洪的两个手肘都磨掉了皮。

  裔程洪用自身的强大实力和个人魅力,让汽修厂的小年轻们个个心服口服,学校的运动会终于成功开了起来。三个挑战者都成了裔程洪的学生兼好朋友。汽修厂的体育爱好者们,经常在裔程洪的指导下,练习摔跤、田径、篮球和举重等项目。

  当年,裔程洪就在学校建起了体校,成立了田径队、篮球队和举重队,培养出不少少年运动员。九月,裔程洪作为教师,代表学校去拉萨参加自治区田径运动会,一个人夺得了百米、铅球、铁饼三项冠军,其中铅球成绩还打破了自治区纪录。好玩的是,从那年开始,西藏自治区的运动会再不允许教师参赛了。裔程洪用自己强大的运动实力,改变了运动会的参赛规定。

  在裔程洪两年的援藏支教生涯中,有苦也有甜。进入高原时,他已经年过47岁,两年下来,他体重减轻24斤,从78公斤的壮汉,变成66公斤的硬汉。火红的热情与执着的进取,没有白费,最终,裔程洪荣获援藏“先进工作者”称号。

  这一段段经历,让裔程洪深刻认识到力量是其他十二大身体素质如速度、耐力、灵敏、柔韧、心理、痛觉、平衡、准确、协调、韵律等的基础。他最终得出这样的结论——力量是基础素质,它的提高有助于其他素质的提升。裔程洪教授从长期的学习与实践中摸索出了一套发展力量、发达肌肉的基本方法,他不仅成了举重专家,也成为了力量、健身、发达肌肉和体能训练的专家。他亲自带过国家女子垒球队、八一女子排球队、田径投掷队……并在国内、国际大赛中取得了优异成绩,让一直处于弱势的中国女子垒球队迅速强大起来,并在亚运会上两次战胜日本队,获得冠军。

  裔程洪培养了中国最早的健美冠军魏媛;向原国家体委培养并输送了第一位举重、健美管理干部;他也是在体育学院开设“健美选修课”的倡导者。直到他年近八旬,也一直活跃在健美舞台上,为健美事业发挥余热,他坚持做科学讲座等活动。多年的教学工作,让裔程洪教授有了深入研究理论的习惯。自1985年以来,裔程洪一直从事健美理论的研究,编写、出版了32本健美图书和教材,还编创了健美教学录相带多部,如“室内健美健身运动”、“健美运动竞赛简介”等,其中“家庭健美活动指南”,获中国教学录相带二等奖。他的心血之作《跟专家练健美、健身、减肥》一书,深受人民大众的喜爱,先后印刷了4次,共十万余册,畅销全国。裔老说要特别感谢自己的爱人马志敏,在她的帮助下,自己才得以完成了多部健美著作,尤其是长达45万字的《健美动作大全》一书,从绘图、修改到校对,老伴都给予自己大量的帮助。

  作为一位有坚定信仰的老员,裔程洪深爱着祖国和养育他成长的人民,自1965年加入伟大的中国以来,他廉洁奉公、勤奋工作,多次获得北京市优秀党员称号。即使退休后,他仍发挥着余热,继续为人民的健康贡献聪明才智。在裔程洪教授的心中,他始终坚信:没有中国,就没有他裔程洪!

  裔程洪,作为中国健美健身历史上的领军人物之一,他用行动实践着对人生的追求与理想,他将毕生的精力奉献给了祖国的体育教育事业。他说,自己要为“美我祖国、壮我人民”,为中国的健美事业奋斗终身!

导航栏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li-br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